• <sup id="pyity"></sup>
    <li id="pyity"><s id="pyity"><thead id="pyity"></thead></s></li>
  • <progress id="pyity"><tr id="pyity"></tr></progress>
    <div id="pyity"><tr id="pyity"></tr></div>
  • 將本書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書 忽略

    第三十九章 完結

    作者:陌陌花|發布時間:01-13 21:28|字數:2146

    “知道了,突然這么煽情做什么!”梁心晴沒好氣的拍了他一章,咽下心里將要流露的脆弱。卻不想這一掌拍在他的受傷處,疼得他齜牙咧嘴的叫起來。

    “梁心晴,你這是謀殺親夫。”“對不起對不起,我看看!”“啊!我不要你看,給我叫醫生,我可不想英年早逝!”“呸呸呸,你說的什么話,讓我看看啊!”“不要,我要醫生!”

    門內傳來嬉笑的聲音,門外的梁矜站了許久,沒有推門,身后的司一抱著平板,安靜的守著。遠處傳來參差不齊的腳步聲,司一還未提示,梁矜就已經率先轉身離開,身后的喧鬧笑容仿佛與他無關,這個世界都仿佛將他排斥。

    從醫院離開的梁矜到了邊鎮醫院,醫生一邊看著病歷,一邊對他解釋,“比上周剛送來時候好很多了,只是氣息還不穩,最近就先不要打擾她,讓她靜養看看。”“我知道了,謝謝!”梁矜對著醫生彎了彎腰,司一上前一步送走了醫生。

    梁矜坐了下來,看著床上臉色蒼白的女人,輕聲呢喃道,“你什么時候才會睜開眼睛,什么時候,你才能讓我叫你一聲牧兮啊!”

    語氣里帶著不知名的情愫,卻隨著冷空氣的流動消散,床上的女人指尖動了動,卻沒有蘇醒,而這一切,盯著她的梁矜卻毫無所覺。

    半個月后,梁氏頂樓。

    “祁氏最近動作頻繁,我們需要預備應急方案嗎?”

    司一捧著平板,面無表情復述著屏幕上的字眼。

    “他動作是因為他找不到牧眠,跟市場沒有關系,不過必要的措施還是要做的。”

    兩矜一如往常般懶散的姿勢靠在一旁的沙發上,手里握著紅酒杯,酒杯里卻是無色無味的白開水。

    司一不經意瞥了眼,隨后收回視線,從牧眠的事情他就已經覺出這個男人并不喜歡過多摻和的屬下。

    “行了,梁氏沒什么事情,我出去一趟。”梁矜說著就站起身來,拿過一旁衣架上的外套,慢悠悠的往身上套。

    “又去邊鎮?”司一口快多嘴了一句,忽的又住了口,但為時已晚。周圍的低氣壓讓他不用抬頭也能發現男人的神色驟冷。

    “屬下告退。”“別,把要簽的文件什么的拿來,或者別的什么給我看看。”梁矜將卡在胳膊上的袖子扯下,一揚手扔進了沙發里,人卻晃到了辦公桌后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  司一看他眉心隆起,自是知道他又開始思考,悄無聲息將門關上就往外撤。

    梁氏自從梁青楓死了之后就再沒生機,老股東們紛紛撤資,不少好事者居然還鼓動員工造反,*一擊的梁氏就此崩塌,就連對外招牌的白云宮也因為這次的挫折惹來許多非議。

    可是那段時間,梁爺一直盯著牧眠的病情,根本無暇顧及,等回到梁氏的時候,簡直不能用震驚來形容了。

    巍峨的大樓里人煙稀少,零零碎碎的員工聚集在財務室叫囂著工資克扣,財務部的主任本就沒有幾根毛的腦袋徹底光禿禿了。

    梁爺當時怎么做的?哦,記憶中他是直接拿出自己的銀行卡拍在桌子上,吼了一聲,缺錢的從卡里扣,然后就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
    不過還好,梁氏的大樓是梁矜掏錢買下來的,所以暫時沒人趕他們走,可是守著這棟大樓坐吃山空并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  而梁爺卻也只能窩在這棟樓里,什么事都沒得做,哪怕聽到祁氏的動作頻繁,也只能自欺欺人的說出那樣一番話。

    對了,梁爺的資產基本都送給了員工,因為自梁爺扔下那張銀行卡以后就有不少人上來追債,心情煩悶的梁爺就這么把錢都撒出去了。

    這些話絮絮叨叨說了大半,梁心晴攥著柔若無骨的掌心,眼淚刷的就流了下來。“牧眠啊,邢意他去美國治療了,他不讓我去,讓我守著你,可是你啊,你怎么可以就這么淡定的睡在床上呢?你起來啊,你起來!啊!”最開始的低聲啜泣演變成嚎啕大哭。

    梁心晴趴在牧眠的手心里,哭的聲嘶力竭。卻錯過了她眼角落下的淚痕。

    站在門外的男人默默地轉過身,捂著嘴,努力不讓自己哭出聲來。

    這廂的牧眠如同活死人一般,另外一邊的帝都會場卻依舊人氣高漲,延遲了半個月的金鳳獎再度拉開序幕,而這次的梁爺卻不在邀請名單中。

    “名顏啊,你知不知道這次的金鳳獎得主是誰呀!”男主持人握著話筒,一臉激昂的表情。

    他身邊的女人著一身淺藍水裙,語氣訝異,“繼兩大候選人先后消失,還有人奪冠嗎?”雖然說這句話有些讓人摸不著頭腦,可是知道梁家秘聞的觀眾都不約而同尷尬的笑了笑。

    說到尷尬,不得不提一句身敗名裂的洛嫣然,梁爺把她的丑聞捅出來之后,她可謂是過街老鼠,人人喊打的節奏。大牌廣告,知名導演,哪怕是一個小商販都對她嗤之以鼻。

    所以*重負的洛嫣然在到達美國療養院之前,就已經瘋了。

    世人唏噓的同時,也開始對心狠手辣的梁爺敬而遠之,所以這次梁氏倒臺,既沒有人伸出援手,自然也沒人敢給他使絆子,這也是白云宮還能夠安然存在,只是小有波折的緣故。

    回到金鳳獎的現場,頒獎典禮進行的十分順利,此次奪冠的人是后起之秀,在牧眠之前獲得王導認可的女配角,方欣妍。

    “感謝各位媒體朋友,感謝我的父母,感謝我的公司,給了我這么一個展現自我的機會,今天很高興,也很意外,作為一個毫無經驗的新人,我從沒想過!”啪嗒的聲音響起,畫面定格在金鳳獎的放大鏡頭上,白色的病房里寂靜無聲,只有門外的女人聲音斷斷續續。“被新人拿了也好,這件事情梁爺估計也知道了,一會可能就會在醫院見到,我要不還是避一避?啊!不用嗎,但是!”之后的聲音刻意壓低,什么也沒能聽見。

    病床上的女人努力挪動了身子,也只是在床上原地踏步,秀氣的眉頭揪成了一團,嘴巴也微微嘟起,像極了氣惱的小孩。

    門悄無聲息的開了,清脆的皮鞋聲從地面傳來,女人好奇的抬頭,看到一身水藍色西裝的男人,一臉震驚的看著自己。

    最后所有的事情都結束了,完結。

    作者說:

    寫書不容易,希望大家能夠喜歡這本《假面替身:私寵天價巨星》,你們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,賣個萌,求大家相互轉告,幫忙廣告,再打個滾,求書評、求票票、求訂閱、求打賞,各種求!

    點擊獲取下一章

    手機版
    甘肃快三下载安装
  • <sup id="pyity"></sup>
    <li id="pyity"><s id="pyity"><thead id="pyity"></thead></s></li>
  • <progress id="pyity"><tr id="pyity"></tr></progress>
    <div id="pyity"><tr id="pyity"></tr></div>
  • <sup id="pyity"></sup>
    <li id="pyity"><s id="pyity"><thead id="pyity"></thead></s></li>
  • <progress id="pyity"><tr id="pyity"></tr></progress>
    <div id="pyity"><tr id="pyity"></tr></div>
  • 快乐时时是哪里的 陕西11选5开奖信息 p62走势图 新时时倍投器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辽宁35选7…65期开奖结果 十一运夺金直选走势图 北京pk10开奖结果查询 华东十五选五预测号码 三十六期开什么平码